星星与甜橙

【私人存文地,不吃药,不卖药,不接受被塞药】
写文听老旧收音机古典音乐台,最开心听到Sir Pears唱德语歌❤
制服控,正装控。
最喜欢的动物是毛茸茸的狐狸君。
三次元爱数字也爱各种语言的字。

手术刀与松子糖(上)——《天意怎知》片段小剧场

跟smides没有太大的关系(也有出场就是了),不过为了喜欢这文的小伙伴方便,就加了tag,打扰见谅XD

本来动笔很早,但是我懒怠+入夏来就没消停的事多…… 昨天看到了下面那张Breathe的剧照图,忽然灵感如泉涌了…… (然而还是没写完,但差的不多了,我发誓明天一定会都贴完的)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片段灭文法…… 片段的主角是Tommy和小牧师的omega次子,后来做了军医的Desmond Jr., "Dessie"(孩子们的交代在《林奇堡的孩子们》小彩蛋中,YDKT tag可寻)。文里三代人的感情和生活小细节都有一些。

以此小剧场为Shirley姐、锦鲤姑娘(和我自己)攒个大大大大的rp!也谢谢两位(和其他所有小伙伴)喜欢了这个系列,再次的⁄(⁄ ⁄•⁄ω⁄•⁄ ⁄)⁄ 希望写了这么多……没有让你们觉得厌烦了T_________T


————————


Dessie还很小的时候,每每家里有穿军装的客人造访,总是有意无意地对他说:“你的爷爷和外公们都是大英雄呢,尤其是你Des爷爷!”

 

小男孩在周日家庭午餐的餐桌上悄悄望向“大英雄”——他的beta祖父正在拿自己的餐巾帮小姐姐Ivie擦着嘴上的酱汁,同时无奈地微红着双颊轻拍一下Smit爷爷在他腿上乱摸的大手,笑容慈祥,目光温静。

 

那样的笑容,只会让小男孩想到雪白的苹果花和papa书桌一角玻璃罐子里的松子糖,仿佛有着甘甜而干净的治愈效力,却和漫画书里一身肌肉钢强铁骨的超级英雄截然不同。

 

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Des爷爷摸摸他粉嘟嘟的小脸,手指带着他从小熟悉和安心的、艾芙皂块的淡淡芬香。

 

——原来大英雄,说的就是世界上最温柔、最善良、最能治愈每颗心的人呀。

 

小男孩儿仰望着他的beta祖父,心底最纯净的土壤,一枚甜蜜的小小种子悄声萌芽。

 
 

******

 

Rev.Doss-Ryker和Dr.Doss-Ryker都是温和慈爱的父亲,但对孩子们并不纵溺,家里有规有矩,严令禁止在床上吃东西。

 

可小Dessie发现,daddy和Des爷爷是家里唯二两个可以时常不守这规矩的人。有些早晨,小男孩会看到papa穿着睡裤、背心,哼着歌把daddy喜欢吃的全套英式早餐装满一只专用来在床上吃饭的橡木大托盘,端回卧室放在床头小桌上,而一向黎明即起的daddy像个赖床的孩子,蜷缩在层层羽被衾毯之下,露出被角的修长脖颈,白皙皮肤上有着可疑的暗红印记。papa会低头在那些可疑印记上落下一吻,然后用比安慰自己的病人还要温柔一千倍的声音叫daddy起来吃点儿东西。

 

而Smit爷爷也用一只看上去很像、只是更古旧些的托盘为Des爷爷装早餐拿到楼上卧室吃时,一转身发现藏在厨房门后的小男孩,还会叫他去院子里给Des爷爷摘几朵鲜花,插在一只装满清水的小瓶子里,放在那托盘一角。小Dessie总觉得Smit爷爷眼角的鱼尾纹都挤满了与年龄明显不符的顽皮又愉快的笑意,上楼的脚步也像个小伙子般轻快。倚坐在床头的Des爷爷好像为什么事儿害着羞,偏过头去,在Smit爷爷嘿嘿笑着凑上来时用绵软的南方口音嗔念:“别……孩子看着呢……”

 

他问过Smitty爷爷,为什么daddy和Des爷爷可以在床上吃早饭?Smitty爷爷挑起的唇角漾着甜蜜。

 

“因为你daddy和你Des爷爷就是值得这世上一切的好。”

 

Omega小男孩从那时就知道并相信,一个像他祖父和父亲那样正直勇敢的alpha,会以全部的柔软与温存来对待自己的omega。那样的alpha,才是他将来也会爱的人。

 

那枚小小的种子,在第一缕春风中含羞轻曳。

  
【好奇地探望可以在床上吃早餐的Des爷爷的小Dessie】 

******

 

哦对了,“别……孩子看着呢”,不但是Des爷爷、也是daddy很常说的一句话,一般是在他的alpha祖父、父亲笑得很像童话里的大野狼一般凑过去的时候。

 

不过,无论是Des爷爷还是daddy,也都从来不曾真正推开挂在身上的大野狼。

 

******

 

daddy穿上牧师的法衣、戴上雪白领卡的时候,papa的目光立刻收殓了孩子气的谑闹顽笑,绝不会再扑上去胡闹。

 

而papa一旦披上白色的医生长袍或手术服,也就一点不像大野狼了。

 

Dessie在《林奇堡日报》上看到过教父Chris叔叔写的文章,照片上papa拿着手术刀,防护服下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目光如炬。daddy的圣经故事里,刀都是伤害别人的利器,所以耶稣才会命令他的门徒收刀入鞘;可在papa手中,闪着寒光的利器被用来救死扶伤,这是多么神奇又美好。

 

小男孩仰望着在玄关吻别daddy要去上班的alpha父亲,心上的小小种子抽出一枝甜净的嫩芽。

 

******

 

有着和Des爷爷酷似的明亮眼眸和棕色卷发的小姐姐Ivie,也有着Des爷爷那般善良热忱的心肠。而继承了alpha父亲的金发碧眼和beta父亲清秀轮廓的omega小男孩,也同时继承了两位父亲的沉着聪慧。当年Dr.Doss-Ryker还是小Tommy时在教会小学保持了二十多年的拼写和口算纪录,终于被打破了——新纪录创造者就是他的小儿子。

 

Dr.Doss-Ryker发现他书橱里那本《坎氏实用解剖学手册》* 不知哪儿去了的时候并没有很在意,毕竟他早已不需要这种基础参考书了。直到当晚去照顾Dessie睡下时,注意到小男孩欲说又止的犹豫神情。Alpha父亲在小床边坐下,温和地问孩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问他。

 

“papa可以给我讲讲主动脉听诊区和肺动脉瓣听诊区吗?”

 

与自己极相似的冰蓝色大眼睛,闪映着稚气又坚定的光芒,照亮了那张本就漂亮的精致小脸,也一下子燃起这位全州知名的外科手术专家心上一盏纯净的希望。

 

从那天起,各种科学和医学启蒙读物取代了小男孩的睡前童话故事。

 

幼小的嫩芽沐浴暖润春雨,缓缓舒长开第一片青碧嫩叶。

 

******

 

可是没有多久,papa就不得不抱歉地错过了很多为他讲那些奇妙算式和医学术语的睡前时光—— daddy再次有了小宝宝,而beta牧师已经快40岁了,在当时算是高龄产夫,加上怀头两个孩子时身体底子不好、Dessie又是在小姐姐才十四个月大就出生了,这次意料之外的怀孕让他重犯了高血压,连续卧床了几个月。偶尔天气凉爽、daddy身体也还好的夏夜,omega小男孩会安静地依偎在daddy身边,伸手去摸摸daddy因为孕期体温异常而总是潮红滚烫的脸颊。

 

——daddy生我的时候,也受了这么多苦吗?

 

小男孩仰着头望向daddy的眼睛。

 

而他看见那双永远像融化着焦糖的暖茶般的棕眸,如常温柔宁静。

 

“亲爱的,当你爱着一个人,再疼再怕,也不会觉得为他受了苦。”

 
 

多年后,他在沙漠暴风核心摇摇欲坠的战地医院里听到那位alpha陆军上尉喃喃地向他道歉,忽然想起自己beta父亲在病中虚弱而坚定地笑着说的这句话。

 

He knew. 



【就是这张如配图的剧照><夏夜病床上的Set和小Dessie】

******

Dessie喜欢alpha父亲的大书房,那里有足够他尽情探索的书籍和挂图,还有每周两次市医院的实习医生们来听的疑难病例分析讨论。当他发现飘窗的窗台足够宽、可以让他躲在微掩的厚窗帘后面时,那两三个小时就成了他一周最快乐的时光。

 

他在窗帘后像只安静的小兔子不出一声,听到新鲜的术语就努力记在脑子里,等书房没人了再轻手轻脚蹭出来,踮起脚尖吃力地够下书柜里的参考书和辞典去查。他以为父亲并不知道。

 

然而没过一个月,他再次提前溜进书房、爬上飘窗的窗台藏好准备“偷听”时,看到窗台上有两块松子糖,糖块下面压着一本崭新的淡蓝色封面笔记本和一支削好的铅笔;而书柜里他常翻的那些入门基础读物,都被挪到了最低的那一层。

 

松子糖有点淡淡的微苦清香,不是所有小孩子都喜欢吃,可小Dessie坐在飘窗上,嘴里含着糖块,满心都是最甜的幸福。

 

******

——TBC——

*《坎氏实用解剖学手册》(Cunningham's Manual of Practical Anatomy),又译《坎宁安实用解剖学手册》,英国医学家、解剖学教授Daniel John Cunningham在1902年出版的解剖学基础教材,再版15次,直到二战后依然是英美医学院的必读基础书目之一。(就是钢锯岭片中Desmond坐在他家门廊上聚精会神看的那本书)

评论(20)
热度(34)
©星星与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