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与甜橙

【私人存文地,不吃药,不卖药,不接受被塞药】
写文听老旧收音机古典音乐台,最开心听到Sir Pears唱德语歌❤
制服控,正装控。
最喜欢的动物是毛茸茸的狐狸君。
三次元爱数字也爱各种语言的字。

手术刀与松子糖(下)——《天意怎知》片段小剧场

忽然意识到……这好像就是……被Breathe的各种剧照萌出来的一个加映小剧场hhhhh

遵守承诺今天更完…… rp一定要攒到啊啊啊【合十双爪】

再次感谢所有喜欢了这个故事的小伙伴们~你们都是Desmond那样的小天使呀⁄(⁄ ⁄•⁄ω⁄•⁄ ⁄)⁄ 希望这个第三代的小故事也没让你们失望……

——————


那年初秋,他的alpha小弟弟出生了。穿着新衣服兴高采烈参加弟弟洗礼的小男孩,听着洗礼后午餐聚会上亲友们的高声道喜和说笑,忽然不再开心。之后的几天里,细心的daddy发现最贴心的宝贝有些闷闷不乐,几次温言劝问,可小男孩看看daddy怀里的婴儿,总是把话吞了回去,默默摇头不说。

 

那个礼拜papa在书房给医学生们讲课时,小男孩坐在后院的秋千椅低头数着草坪上的草叶。一双厚室内鞋的足尖出现视线里,他抬起头,daddy身上披着一件papa的厚毛衣,尚未全恢复血色的清瘦面容依然温柔静美,上前坐在他身边。

 

“papa很想念他最勤奋最聪明的‘学生’呢,”beta父亲笑着轻揽自己小宝贝的肩膀,“我们都很担心你,甜心,可以告诉daddy为什么不开心吗?”

 

泛白的指尖绞着衣角,长长的睫毛跟着稚嫩声音一起微微颤抖。

 

“他们说……恭喜papa终于有alpha继承人传承他的手术刀了……”那双格外漂亮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因为我是omega,成为不了papa那样了不起的外科医生,所以daddy那么不舒服还要冒险生弟弟……”

 

Rev.Doss-Ryker将他的宝贝紧紧拥在怀里,像幼时那样轻拍着孩子的后背,直到小男孩渐渐平静下来。洁白手帕轻拭去满脸的泪,beta父亲的吻温柔地落在小omega的眉心,正正望进他瞳心的目光疼惜、真挚而坚定无比。

 

“亲爱的Dessie,”daddy捧起他的小脸,“daddy生下你们每个孩子,并不因为你们是alpha、beta或omega,也不要求你们做医生或牧师,而是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是神特别的、最美的恩赐,是daddy和papa用心爱、用生命守护的珍宝。宝贝,我愿这些爱和祈祷,会帮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但是首先,你自己要相信并牢牢记得:你是独一无二的完美,你的性别、肤色、口音……都是这完美的一部分,而绝不是缺陷,谁也不能因为这些轻看你怀疑你——这个‘谁’,尤其不能是你自己,好吗?”

 

睫毛上还闪动着晶莹泪珠的omega小男孩,郑重其事地用力点头。

 

他再次悄悄走进alpha父亲的书房那天,飘窗的窗台上依然放着两块松子糖,而取代往常削好的铅笔的,是一支镀金的钢笔。Dessie认得那支笔,是他的父亲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时院长亲赠的奖品。小男孩把钢笔握在手里,掌心中父亲的熟悉体温让他安心又骄傲。

 

那个下午,他还不会知道,不是很远的将来,他不但成为了和alpha父亲一样优秀的外科医生,还像他的beta祖父那样戴着红十字徽章走上战场,挽救了更多的生命——多过Des爷爷,也多过papa。

 

可心里那株小苗呀,在第一袭秋露里,毫无畏惧地挺直了娇嫩的枝干。

  
 

******

 

在最后一架医疗运输机上只剩一个单人位置且无法运送重伤员时,年轻的军医右手按在心口——军装口袋里有一本他参军时Des爷爷送他的圣经,里面夹着他们一家人的合照,封面上别着papa的那支钢笔。无论隔了多远、多久,他总能感觉到熟悉的温暖在离他的心最近的地方,陪伴,守护。

 

他毫无畏惧地注视运输机在沙暴前浪中剧烈摇晃着起飞,然后转身回到已是一片狼藉的战地医院病房,对那位他几个小时前刚刚救活的重伤陆军上尉说:

 
 

我在这儿陪着你呢。我哪儿都不去。(I got you. I'm not going anywhere. )

 

四根被炸断的肋骨插进肺脾都没哼一声的上尉那一瞬间就红了眼眶,分明虚弱无力却努力发着狠骂他是个脑子短路的白痴。年轻军医拍去罩在野战军服外面白大褂上的沙尘,伏在床边握住了他的手安静一笑:

 

“我会带你回家的。” (I'm going to get you home.) 

 

上尉颓然将自己的脑袋狠狠砸进枕头:“你这个书呆子!我们只会死在这个鬼地方。保护omega是alpha的责任,可我要害你和我一起死了。”

 

“嘿!”刚才被骂也一直笑眯眯的小军医听到“死”,一下收敛了笑意,那鼓气的腮帮和微撅的粉薄嘴唇分明让那张跟战场格格不入的清秀俊脸更像个少年,却与生俱来般的带着医者的权威震慑,让上尉乖乖闭上了嘴。那双冰蓝眼眸像沙漠晴空里最亮的星,直直映进alpha军官心里。

 

“You don't know that.” 

 

上尉被术后止疼药弄得有点昏沉沉,也不知这小书呆子是在反驳他什么……omega不该被alpha保护的?还是他们不会死在这儿?随他去吧,反正小书呆子才是念过名牌医学院那个,就让他去知道好了。

 

******

 

“再吃一口?”

 

“我以为医学院教过你们,防腐剂和肥油、边角料搅成的罐头牛肉酱对伤员没什么好处。”

 

“可是蛋白质、热量和微量元素会有啊,就,想象一下,你吃的是那些?”

 

“……我还不如想象一下,你不是个书呆子。”

 

断电的沙漠暗夜里,略带沙哑的轻笑声竟让漫天沙暴的狂啸安静了那么一秒。

 

“喂,Doc,如果……我是说如果……你那个上帝真的好使这么一次,咱们活着回到美国了,你最想去吃的第一样食物是什么?”

 

——papa悄悄放在书房窗台上的松子糖,带着微苦的怡淡清香,papa总说daddy有着松子糖的气息,以及那么美那么甜的眼睛……还有Des爷爷烤的苹果派,Smitty爷爷总会给我的那份淋上格外多的蜂蜜……

 

可年轻的军医只是在黑暗里故作严肃地说:“没有什么‘如果’,上尉。我们一定会活着回家,到时候,你可欠我一顿大餐,至少要你一个月薪水那种!”

 

“我还以为基督徒和书呆子都不打赌呢。”

 

刻意带出嗤声的笑已经在不觉中多了些柔软,根本不像嘲笑了,倒像是电影开场前熄了灯的影厅里,小情侣亲昵的情话。

 

“你猜我想起什么了,Doc?”上尉知道小军医已经把止疼药的计量给到了最大,但伤口撕心裂肺的疼,他想说点儿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别让小军医再为他担心,“我念小学时,语文课本上有篇课文,讲的是二战太平洋战场上一个大英雄,不带枪就上战场当医务兵,‘我在这儿陪着你呢’、‘我会带你回家’……跟你的口气还真像……最血腥的那场钢锯岭战役,他赤手空拳救了几十个伤员——”

 

“75个。”黑暗里,上尉看不到小军医的表情,却听到对方的轻笑,微哑却如同甘泉的清甜嗓音,“他救了75个伤员。”

 

“怎么你小学也学过么……”他以为各州的课本不一样呢……等等!——

 

“那个英雄医务兵叫、叫——”

 

“叫Desmond Doss, Cpl.Desmond Doss.” 小军医还是笑着耐心解答。

 

“你……你姓Doss-Ryker……你、你叫——”

 

“Desmond,”小军医的笑声带了一丝淘气,“Junior. 不过大家都叫Dessie。”

 

“……你——他……”

 

“Doss家的传统,长子继承祖父的教名。”小军医将他刚才激动中挣出毯子的手轻轻放回去盖好,“猜猜我Des爷爷救的那75个伤员里,最后一位是谁?”

 

******

 

或许是千里之外的家,家人的虔诚祈祷,终于被主听到,Set没有再因为同样的战祸、同样的选择而失去另一位至爱之人。beta牧师最宠爱、最贴心的小Dessie,和那位陆军上尉一起奇迹般地在百分之七十塌毁的战地医院熬过五天五夜,等到了沙漠风暴结束、等到了前来救援的后续部队。他们不得不在德国后方基地的医院里呆了半年多,可重要的是他们都活着,并且坚强地康复过来。

 

omega小军医和自己的Des爷爷一样信守着对伤员的承诺,带上尉回家了——并且,回的是林奇堡那个家。他的家。

 

上尉则数倍地实践约定,远不止一顿烛光晚餐,而是此后的每年的那个纪念日;军医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铂金婚戒,也花费了不止上尉一个月、几个月的薪水。

 

在牧师宅邸后院,小军医坐在那架秋千上,偶然抬头,看到的是一身笔挺军礼服朝他走来的上尉,迎着南方小城的明艳晨曦,如同童话中的骑士。他蓦地想起少年时听说的,papa就是在这秋千架旁向daddy求婚,心跳骤然加快。

 

——你就是值得,这世上一切的好。

 

单膝跪地,将那枚昂贵的精致戒指戴上爱人的手指时,上尉这样喃喃说道。凝视他的目光,深情到近乎虔诚。

 

心上那枝生动盎然的花水木,一朵奶白花蕾绚然绽放,花瓣尖端一抹浅淡红晕,芬芳恬淡,纯静简单,却美得醉人。

 

******

 

几年后当Smitty得知这位alpha孙婿为了让伴侣没有后顾之忧地在前线救死扶伤,主动放弃作战部队晋升机会、改调任后勤文职时,并没当场表示什么。在某个全家聚会的场合,当只有两位alpha相处时,已经垂暮却依然目光锐利的alpha家主看了孙婿一眼,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声:“后悔吗?”

 

年轻的军官一怔,随即会意。线条坚毅的唇角悄然弯起柔软的弧度。

 

“现在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他在纳杰夫的沙漠里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那时我就发过誓,只要我活下来,以后的分分秒秒,都要用来全心全意对他好。”

 

“我只后悔,不能给他多一点,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Smitty恍惚间看到了几十年前的自己。

 

他没念过什么书,或许是Dossy读给他的吧……记得有句挺有名的话,说幸福的故事都有相似的结尾。

 

他觉得这话说的并不全对呢。

 

幸福的故事,并没有结尾,有的,是相似的、纯美的、甜进心里的延续。

 

就像此刻,他们窗外,每年春天都芬芳洁白的甜美花朵。

 
 

————END————

一个小考据:伊战期间,美/军第三步兵师于2003年3月底前往交火激烈的北部战区支援第101空降师,在纳杰夫附近沙漠地带遭遇伊数十年最猛烈的沙漠风暴灾害,由于没有条件和时间撤离重伤员,一名911后才入伍、年仅22岁的医务兵和一名上尉军医自愿留在半摧毁民房临时充当的战地医院陪伴伤员,在完全没有电和能源、仅有有限的饮用水和药品食品情况下坚持五天五夜等到救援部队,伤员、军医和医务兵奇迹般地全部生还。

在这里就借用了这个真实事件XD

Dessie对上尉说的“I got you. I'm not gonig anywhere. I'm going to get you home.” 都是钢锯岭片中Desmond对伤员说的原话。不过Desmond是读书不多的南方乡下青年,他说的是口语常用的I ain't,Dessie是医生和牧师的儿子而且念了医学院,所以按照讲话习惯用了正规英语的正确用词。

评论(8)
热度(36)
©星星与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