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与甜橙

【私人存文地,不吃药,不卖药,不接受被塞药】
写文听老旧收音机古典音乐台,最开心听到Sir Pears唱德语歌❤
制服控,正装控。
最喜欢的动物是毛茸茸的狐狸君。
三次元爱数字也爱各种语言的字。

爱上自己曾经最看不起的人是个什么体验

这篇半AU太可爱>< 在smides严重缺粮+tag被黑的黑暗时代……必须拿出来温暖心灵555555 谢谢puma酱!

puma4567:



生贺2.0


谢邀。我觉得我还是很有资格来回答这题的,因为我不仅爱上了我曾经最看不起的人,我还把他追到了手,我们还结婚了。没错,是“他”。 
 
 


先说一下我自己吧,我的职业有点特殊,我是一名特JIN。因为职业原因,在这里就不过多透露了。我大学的时候念的就是警校,毕业之后就直接被选进特殊战术小组了。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我的长官了,长官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学长,不过我进校的时候他已经毕业挺久的了。后来在Budui里成了专门选拔人才的官员,在之后他回学校来招募,看着还挺斯文的,但眼珠子跟狼似的,盯着我们就像盯着小鸡崽儿。最后我们那届就选走了三个人,我就是其中之一。怎么说呢,长官最爱我,当然不是因为我长得帅,业务能力又强。而是因为我是一个孤儿,你懂的,我是他手里最锋利的剑,我从来不休假,他给的每一个任务我都接下。但怎么说也不是普通职业,日子过得久了,心里总会有点小疙瘩。长官也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他就给我放了假,可我的狐朋狗友也就budui里的那几个,我休假了他们又没休。我也没家可回,于是我在宿舍躺了一上午,下午我就又回去报道了。长官拍拍我的肩膀,说不行咱找个医生来看看吧。看个球,我又没病,身体倍儿棒,一顿能吃八个大西瓜,我不去。长官见我严词拒绝,也就没说啥了。过不了两天,他就又操心起了我的感情生活,说要给我相亲。相个球,老子一米八八,帅过吴彦祖,还用的着相亲,我不相。长官勾着我的脖子说,盘靓条顺屁股翘,光是腿长就一米二。我操,我去。 
 



格老子的龟儿子骗老子,我真的平常不说脏话的,我推开门,屋里是个男人。我关上门,再打开,还是个男人,还穿着个白大褂。我的长官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好长官了,他是个骗子,我一下子想起孤儿院的院长,她以前骗我去医务室说有糖吃,结果一进去就被扒了裤子扎屁股,她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好院长了。就在我悲天悯人的那一小会儿,那个男人就走到了我面前,笑的见牙不见眼,笑的老子心里发毛。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操他妈的,这不是小鹿嘛! 
 



我上小学那会儿,电视里有个天天重播的动画片叫《小鹿斑比》。我们班里有个男孩,我们也管他叫小鹿,那倒不是因为他长的可爱,而是因为我们觉得他是个软兮兮的娘娘腔。(Ps.虽然我觉得他的眼睛还真的挺像小鹿斑比的。)小鹿那个时候就挺屌的,我们可是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里,他就公开宣布他的偶像是甘地。我也挺屌的,我承袭了资本主义遗风,我的偶像是施瓦辛格。主要表现在我的日常活动包括,把别的小朋友头朝下塞到垃圾桶里。有一天我们学校换了一批大垃圾桶,我估摸着应该可以塞进去俩人,就在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时候。忽然有人从背后抱住我了,香香软软的才到我胸口。就在那三秒钟里,我连以后孩子名都想好了。结果“她”忽然开口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只是需要爱。”我!去!你!妈!哒!你欺骗老子感情啊,我的仙女小妹妹呢?从此往后,我就不欺负其他人了,我专门欺负他。我那时候真的挺讨厌小鹿的,我觉得他特傻逼。他长得好看,跟洋娃娃一样,小姑娘也没他好看,大眼睛天天眨巴眨巴的跟玻璃球一样。学习也好,本来同学和老师都应该挺喜欢他的,但是因为他傻逼,所以大家都觉得他有病。他不仅被我欺负,他还被别人欺负,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对每个人都宣扬那套需要爱的理论。在某个放学后的傍晚,我又把他塞到了垃圾桶里。我就想问问他是不是有病,每天锲而不舍的挑衅我。我坐到垃圾桶上问他:“你是不是受虐狂?”他的声音闷闷的从里面传出来:“我不是,当然你可能觉得我是。我只是觉得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听听!听听!这思想觉悟!他接着说:“我知道你没有爸爸妈妈,你没有得到过爱,所以你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我愿意去爱你。”说实话,那时候我觉得挺扎心的,我不是那种一出生就被丢弃的孩子。我的亲生母亲把我养到四岁,然后忽然有一天她不想要我了,就把我扔在孤儿院门口自己走了。小鹿怎么会知道我的感觉呢?我得到过爱,然后又失去了,这种感觉才是痛彻心扉的。他不过像其他人一样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赐予怜悯。我跳下箱子就走了,我从来没有那么讨厌过他,我从心底里看不起他。第二天,有人去和校长告发了我的恶劣行径,我要被开除了。我的马仔都在讨论,是不是小鹿说的。我摇摇头,肯定不是他。后来我就离开了这所学校,这么多年都再没见过小鹿。 
 


现在他就站在我面前,起码有一点长官没有骗我。盘靓条顺屁股翘,光是腿长就一米二。冲着这点,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小鹿当我的康复医生。而且,他比当年长得更好看了,有多好看呢?大概是玛丽莲梦露那个级别的吧。肤浅的我被爱神用迫击炮打中了心房,把我那颗粗糙无爱的心炸了个稀巴烂。小鹿给我检查的时候,轻声慢语的,还喜欢握着我的手,大眼睛只看着我一个人。我就心痒难耐,口干舌燥。很快我就知道了这些年来小鹿的经历,他成了一名战地医生,还曾在埃博拉肆虐的时候去了非洲。我收回当年的想法,他不是假圣母,他是真圣母。我回去问长官,长官吐了个烟圈,说他救的人比我们任何一个都多。我特别高兴,也特别为他骄傲。他真好啊,我想和他困觉。然后我就开始追他,我给他买花吧,他皱着眉头接过包装精美的花束,说这样不好,不如买有根的那种。我心里又开始骂他傻逼,不然我搬盆仙人掌给你?嘴上我又不敢这么说,只能说感谢医生大恩大德保我小命。这下他倒是笑了,脸颊红红的跟苹果一样,我恨不得上去啃一口。整好那段时间队里来了新人,长官顺理成章的给我放了大长假,我就去医院天天接他下班。接久了他就问我咋不先回家,我就装可怜呗,说反正我家也就我一个。他眼眶一红,我又收获了他家的钥匙一枚。他工作忙,明明是医生,却比病人还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个月里有半个月不好好吃饭。于是我就开始给他做饭,他吃素,我吃肉,但我还是把他喂的白白胖胖的。我的假期就快结束了,于是我咬咬牙,告了白:“我喜欢你,我想同你困觉。” 



他脸一红,居然跑走了。我以为他是拒绝我了。 
 



我出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从我身体里取出了四颗子弹,病房里堆的花多到我以为我已经英勇牺牲了。小鹿也没来看我,后来我听说,抢救我的医生就是他。肯定是吓坏了吧,想都不用想,我当时肯定跟鬼一样。等我能坐起来的时候,他终于来了,眼眶红的要命。我明明心疼死了,嘴上又开始犯贱:“呦,想我都想哭了?”他咬牙切齿的说我给你个机会重说。他当时的样子挺崩溃的,我觉得我再继续耍宝,他搞不好会用手术刀捅死我再自杀。事关两条人命,我得好好斟酌说些啥。我什么都还没说,他就过来亲我了,脸上湿漉漉的,全是眼泪。等我能出院的时候,小鹿请了假来照顾我。我们一起回了我宿舍,我问他之前为啥要跑。他又脸一红,说他信教,他也喜欢我,可是不能在婚前同我困觉。我说哦,那你嫁给我呗。我们在一天之内领了证,买了戒指,困了觉。你知道腿长有些什么好处吗?我哄他,宝贝儿,再把腿分开一些。他给我劈了个叉。 
 



你问我咋去见的家长?我不知道他老爹也当过兵啊,他家里一直希望他老老实实找个姑娘生个娃,结果我站面前一喊爸,我老丈人直接抽出猎枪对着我脑门。画面就演变成,我在前面跑,他爸在后面追,小鹿和他妈在后面拦,他哥在后面快笑断气了。 
 



好了,感受就是这些。我老婆人美心善会劈叉,我现在感觉自己完全是个人生赢家。




感谢评论区的 @星星与甜橙  @¬itle= 对我们的祝福。







评论
热度(134)
©星星与甜橙 | Powered by LOFTER